檀鳶

爱胡思乱想。

biubiubiu

这具尸体尚有余温,肢体柔软,是我的爱人。我踩着他爬上了栏杆,一跃而下。

无逻辑

“倘若您真要这么做的话,我是说,”罪人小心翼翼地将手里的东西往前推了推。他完全能感受到军官盯着他的眼神是如此的锋利,像是整整齐齐别在对方腰间那把手枪已经上膛对准他,令人不住颤抖。“大人您是否有兴趣一起喝了这碗燕窝。”

————————
没啥意思。就是,有没有谁来替我喝了我的燕窝,真的喝不下了!

随想

她看见了那张脸——就在抬头的一刹那——台灯白亮的灯光给了她一个还算清晰的视野。她很快就低下了头。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看见了什么。然后握笔的手一顿,她意识到了。
一张男人的脸,紧紧的贴在那个小小的窗口的玻璃上,可塑性极好的脸肌压得变形。可她看见了笑——那个男人透过窗户盯着黑暗中的宿舍,笑得开心极了。她不知道男人在笑什么,整个房间里就剩她还在看着书,其她人都早已歇下了。他不止是因为她而笑,似乎是对着整个房间里的人,包括那几个早已包裹在厚重床帘中的人。
她不该再去看的。倘若被男人发现了,可能会激起他更大的兴起。可是晚了,已经晚了。他已经注意到了,她许久未动的笔,紧绷的微微颤抖的身体,假装不经意的微微...

(太芥文)深渊

慎入。

我一直觉得,所有虐芥川的人都是混蛋。


————————————


芥川龙之介现在只想找个没有任何人的地方。除此之外,还要足够黑暗。

现在他找到了。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尽管在岁月的侵袭下变得破旧,却也足够封闭。他将自己缩在黑暗的角落里。此刻正值黄昏,零星的几点光还是透过那些被腐蚀的洞口照了进来。芥川龙之介在等。他在等天真正黑下去。

天终于黑了下去。好了,现在他可以好好地来想一想了。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时光,自从被太宰先生从贫民窟里拉进黑手党,他每天都在如何变强与不要命的训练中度过。——他没有时间来好好想一想。——真正静下心来的想一想。为此,他特意将所有能联系...

40 55

岁月

看完大鱼海棠极度心疼湫,时间线在湫接任灵婆后。
小学生文笔,不爽勿拍……

————————

(一)

 你们有没有见过,海棠花从一望无际的江海里抽出枝桠,厚实的树干无畏的冲出令人恐惧的江海,带着突如其来的希望,在枝头绽放出粉白的海棠花。那是属于阳光的海棠花。 


(二) 

我已经记不清我在这呆了多久了。我看着玻璃窗上倒映出来的影子。

 那是一个少年的模样,白发,红衣。那是我曾经的模样。如今也只有我自己才看得见。我很清楚在别人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就像当初跟我做交易的那个灵婆——红色的皮肤,单眼,又矮又胖。

 他原来的样子啊,...

4 12

乱七八糟。

我记得一个人,可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见过他。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是大脑皮层还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导致这种幻觉。我在不断地想着那个人。

幻想着与他的一切。我们的第一次遇见,在一个蒙蒙细雨的早晨,抑或是在一个半边天被染成橙红的夕阳下,哪个都好,我们的眼神会不期然的撞上,然后愣上半秒,继而礼貌地相视一笑。于是我会被他那充满着雨后阳光味道的笑容所蛊惑,神魂颠倒,不知西东。

我开始一整晚一整晚的梦见他,像个心理变态的渴望者,对一个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极尽幻想。

一开始我或许会故作理智的克制自己,直到那不知从何而其的欲望将我那所谓的理智击败,粉身碎骨。我开始调查起关于他的一切。小的大的,...

8

我梦见了一个男生。请别误会,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狗血的傻白甜言情故事。

在梦里他出现之前,是漫天飞舞的试卷。

当我们都在为那突然而至的试卷而张望时,他就猛的从顶楼上一跃而下。

我并不清楚他为何要跳楼自杀,在梦里他就这样以此等姿态出场了。

那个人在漫天纷飞的白卷中下来,像只巨大的鸟。

他睁大着眼睛看着每个楼层里的人。他落到我所在的楼层时,我正抬眼望去,视线掠过那些试卷就这样对上了他的。

那一刻时光似以几万分之一倍的速度在慢放。我能够无比清楚地从他眼里看见对生的绝望与对死的恐惧。这两种互相矛盾的感觉让他的脸看起来...
4

一世枯荣(苏流文)

首先,此文的时间线是接梅长苏上战场后距离三个月的期限只有十天的时候。

 

设定挺狗血的,我是这么觉得的。

 

里面有些东西可能会跟原著有点冲突= =

 

还有,最最重要的是!

 

此文是梅长苏跟飞流的cp文,不能接受的,请点右上角的叉叉。

 

 

文笔渣,occ

 

哦哦,对了,我是亲妈!

 

 

 

————————————————————————————————————

 

(一)

 

元祐六年冬末,北境防线。

 ...

米优肉文

亲爱的,这是我答应给你的肉,聘礼或者嫁妆,看你喜欢。23333

我没想到我真的能码出来,真的!


我只是想把空格弄多点,保佑不要被……= =


好吧,最后,文笔渣到爆!!


————————————————————————————————————


 百夜优一郎到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好像一切都是在他跟米迦不小心喝了费里德那混蛋准备的饮料后就开始混乱起来。

“米迦,米迦,清醒点,米迦!”双手被压制着,优一郎只能企图唤醒米迦。然而在上方压着他的米迦却依旧不放松一点力道,海蓝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三分迷茫七分...

2 21

亏欠(下)

没想到上篇第二天就被屏蔽了= =

于是我默默的删了上篇其中三个字(分别为第十八个英文字母还有后面跟着的18),最终上篇被解除屏蔽了。——多么坑爹!

于是今天我来履行我的诺言了。

虽然最后我又超数字了。

炖肉技术很烂,如果不介意,请:

上篇地址:《亏欠》(上)


——————————————————

(四)

“衣服我放这里,你身后的那个红色按钮按下后就会有热水。”伊奈帆指了指斯雷因身后热水器上的按钮。

“请等一下。”斯雷因连忙叫住刚想转身的伊奈帆,看着对方同样湿淋淋的头发跟衣服,“要不你先洗吧,等下着凉了就麻烦了,毕竟是军人。”

“不用。”伊奈帆摇了摇头。

“可...

6 33
 
1 / 2

© 檀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