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鳶

爱胡思乱想。

家书

真的就不会写文了。

这几天蠢蠢欲动想写点东西,但能力有限。

欢迎投梗,感兴趣会写(不嫌弃的话



———————



 旭凤迄今为止写过三封信。


 这第一封,起源于年少好奇心。当时,旭凤灯下夜读翻到家书二字,心生好奇,跑去央着兄长解答。旭凤记得兄长为此特意当场写了一封赠与他,向他解释是“写给家里重要的人的。”小小的旭凤只是拿着那封兄长给的家书,不知为何心生欢喜,回去便悄悄找了张最好看的纸,姿势端正地也写了一封,却是藏了起来。


 第二封,落笔于他初识情爱便不得不同时将所有心思都封存起来的那个夜晚。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心思的,如今想来也不大明了。许是那夜情绪波动起伏实在太大,旭凤一一摸过兄长赠与自己的所有礼物,甜意与苦涩纷纷涌上心头,万般滋味,最终只能赋予纸上。少年情怀说来总是甜蜜多于苦涩,不兴想太多,便是一点萤火就能照亮整个世界。此后,无数日夜为一个人辗转反侧甜涩交集也未曾再动过笔。直至身死道消一朝入魔,满心痛苦压抑不得方才忍不住动手写下了这第三封信。其上一笔一划,皆是爱恨。


 而此时此刻旭凤正准备写上第四封——在他与新任天帝大婚的前一天。这第四封信开头与前几封毫无二致,是旭凤写第一封的时候从他兄长那学来的。上书道:“兄长润玉,见字如晤。”


 旭凤吹了吹纸上的字迹,他决定将第五封留到以后他们都将身死道消的时候再写。兴许那个时候开头就该换成“吾夫润玉”。

—————
就这样吧。

乐乎网页版又抽了,死都刷不出登陆页面。

如果还有什么排版问题明天再说吧。

评论(6)
热度(46)

© 檀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