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鳶

爱胡思乱想。

奈因无题——肉脑洞

好吧,这是我被第十二集森森刺激到后的脑洞产物,把我的处女肉献给奈因了>>3<
撒糖是必须的,我需要安慰T^T
傻白甜也是一定的,包括occ

———————————正文—————————


伊奈帆倒在地上,鲜红的血弥漫了他半张脸。他躺下的地方,血还在流淌。
斯雷因依旧举着手里的枪,金色的流海遮住了他的双眼,让人看不清他的想法。
“卡!”一声惊喝打断了这一幕,导演挥舞着手中的剧本,满意地笑道:“很好,这一幕过了。”
四周的人顿时松了口气。历时三个月,这部《Aldnoah·zero》终于拍完了,这也意味着他们会有一段时间的休息。
“恭喜,伊奈帆君,终于完结了呢。”艾瑟依拉姆笑着对一旁的伊奈帆道。
“嗯。”伊奈帆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纸巾简单处理了脸上的血渍,平淡地对艾瑟依拉姆点点头,拉起对面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斯雷因。

更衣室里。
当伊奈帆清理完身上的血迹换了套衣服出来后,发现斯雷因还穿着戏里的军服,手里握着那把道具枪,垂眸站在那里。伊奈帆轻微地皱了眉,伸手拿走斯雷因手里的枪,捏着对方清瘦的下巴,强迫地抬起头。
“这只是演戏。”黑色的眼睛紧盯着对方碧蓝眸子。
斯雷因慢慢回过神,被迫的看着伊奈帆,垂着的手却逐渐握紧。
“可是……感觉好难受。”
——没有你的世界,真的好难受。
还是他自己动的手。
斯雷因知道自己这样真的很白痴,因为一部戏而难过。明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可是,当他向伊奈帆举起枪的时候,当他看到伊奈帆倒在血泊中时,那一瞬间的恐慌、无助、心痛强烈得让他颤抖,他无法理智地告诉自己这都是假的,都是在演戏,尽管他确实是假的。
“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世界。”斯雷因鼓起勇气看着伊奈帆。他很少有说这么煽情的话的时候,但现在,他突然想告诉他,他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伊奈帆呼吸一顿。
“斯雷因真狡猾。”伊奈帆突然低笑一声。
“欸……?”
“所以你这算是告白吗?”伊奈帆抬手轻轻摩挲着斯雷因的脸颊,带着与他平淡的语气跟表情完全不一样的温柔。
“欸……欸?不……不是!我只是……”伊奈帆的手跟话都让斯雷因语无伦次,白皙的脸上染上一层薄红。
伊奈帆突然就吻上了斯雷因。斯雷因的唇带着一股清凉跟柔软,他也能很容易就撬开他的牙门,扫荡他口腔里的每一寸柔软与坚硬。
真是狡猾呢,斯雷因。
伊奈帆一直都知道斯雷因有能让失去冷静的本事,就好比如现在,他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他生起一股冲动——占有他。
这股冲动并不是第一次。斯雷因其实一直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对伊奈帆来说有多诱惑,他望着伊奈帆时透澈的眼,害羞时的神情,对伊奈帆的依赖。他的每一个神情,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一点点地积累起伊奈帆对他的占有。
伊奈帆以前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大的占有欲。强烈到似乎能冲破他的理智,为了不吓到斯雷因,伊奈帆一直都在控制,而现如今,落网的鱼儿已经长大,天时地利人和,这顿温炖了许久的大餐,是时候享受了。

斯雷因被迫地承受着伊奈帆在他嘴里毫不留情的攻击,还未来得及吞咽的津液顺着下巴流下,却被伊奈帆一一允走,近乎强烈的索取让他脑子发昏。
腰带被解开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更衣室里显得格外清晰,斯雷因几乎是一个激灵,立马伸手想推开伊奈帆。然而掌握了绝对优势的伊奈帆却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在斯雷因差点因为缺氧而昏厥过去时,伊奈帆终是停了下来,舌尖缓缓勾勒着斯雷因的唇形,带着一股安抚。半响,终于放开。
“喜欢吗?”伊奈帆大拇指缓缓摩挲着斯雷因有些红肿的唇,喘息时的热气喷洒在敏感的拇指上,带起一阵酥麻。
“怎、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伊奈帆却是低笑出声,似乎带着一股内敛的愉悦。他抬手捂住斯雷因的双眼,低头细而缓地啃咬着斯雷因的脖子。
伊奈帆的力气并不重,甚至于说该是很温柔。失去了视觉的身体敏感的承受着对方的接触。每一次的吸允,喷洒出来的热气,咬着自己耳垂时的力度。那带来的密密麻麻的酥麻,让斯雷因觉得脚软,几乎站不住。
斯雷因已经明白过来了,这一次的亲吻与往常有过的并不一样。以前伊奈帆会亲他,碰他,却从不会让斯雷因感受到他如此巨大的不同的感觉。
斯雷因能够感觉到伊奈帆那种要实行某件预谋已久的事情时的认真。所以他才会问斯雷因喜不喜欢。他给予斯雷因一定的尊重。
这种事迟早都要面对,但斯雷因从没想过会这般突然。然而斯雷因迟疑了一会儿,最终伸手抱住了伊奈帆。



————————TBC————————
什么时候填完也不知道,毕竟课程紧,但是绝对不弃。

评论(11)
热度(54)
  1. 黑松露巧克力檀鳶 转载了此文字

© 檀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