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鳶

爱胡思乱想。

奈因无题——肉脑洞(二)

于是我来第二发了←_←
觉得这次我真是节操掉的好彻底。


——————正文——————


斯雷因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衣服在伊奈帆的手里一点点远离他。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还未来得及对空气做出反应,便被伊奈帆的体温侵占。
斯雷因迷迷糊糊在想:他是不是应该帮伊奈帆脱衣服啊?
会有这想法纯粹只是出于根深蒂固的礼貌,被伊奈帆的触碰弄得脑子发昏的斯雷因已经不太能清晰的思考了,会有这种想法也只是因为惯性,跟别人帮了你,你也想帮忙回去是一样的。
然而在斯雷因还未来得及行动时,伊奈帆却突然抚上了斯雷因那已经起了反应的分/身,温热的手隔着裤子触碰到硬着的分/身,感觉实在微妙。
两具身体凑得这般近,伊奈帆能清楚地感受到斯雷因的颤抖。
伊奈帆突然就这样隔着衣服的布料搓捏起来,身体却带着不可抵抗的力道将斯雷因压在他身后的衣柜上。
光着的背靠上冰凉的衣柜门,前方伊奈帆的动作,这前后夹击刺激得斯雷因不住呻吟出声。
斯雷因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天啊,这是自己的声音吗?
斯雷因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叫出这样的声音,这种染上情欲跟媚色的声音,令斯雷因羞得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然而这时候伊奈帆又干了一件不太妙的事。
本是在隔着裤子搓捏的手突然就穿过那些阻碍直接握上了实体,套弄起来。
瞬间涨起来的感觉激得斯雷因又是一声呻吟,甚至整个人都软了下去,幸而有伊奈帆扶着他。
伊奈帆靠近斯雷因的耳朵呵了口气,低声笑道:“真好听。”
真是好听到他想使劲的欺负。
斯雷因脸色通红,想瞪向伊奈帆。然而这个时候伊奈帆却又低下头,开始舔弄斯雷因的胸膛,不紧不慢,手里的动作却是不停。
斯雷因呼吸一滞,乳白的液体就这样射在了伊奈帆的手上。

乘着斯雷因失神的空挡,伊奈帆用另一只手解下自己的腰带、衣服。温热的躯体就直接附上了斯雷因。
就着手里的液体一点点的入侵斯雷因的后方,指尖感受着斯雷因身体里的柔软,仔细地做着扩充。
另一只手按过斯雷因的后脑勺,交换着彼此的气息。
伊奈帆抬起斯雷因一只腿,炽热的分/身缓缓送进已经做了适当扩充的后穴。
尽管伊奈帆已经足够小心温柔,但那种异物入侵,瞬间被撕裂的感觉还是让斯雷因痛得叫出了声,伊奈帆只好摸索着斯雷因的身体,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不管过程如何艰辛,伊奈帆最终还是整个没入了斯雷因的身体。
将斯雷因另一只脚盘在腰间,伊奈帆开始一点点的动起来,每一次的撞击都带着伊奈帆一直深藏在内心深处的不为人知的念想跟疯狂。
——占有他,狠狠地占有他。
——让他的每一个呼吸,每一句呻吟都属于他。
突然像是被触碰什么敏感得要死的地方,斯雷因不住仰起头呻吟。
伊奈帆调整了方向开始朝着那个地方进攻,一下一下,有力而准确。
“哈……哈……别……嗯……”敏感点一次又一次被伊奈帆撞击着,带来的一阵阵刺激感将斯雷因仅剩的一点理智毫不留情切割得粉碎,斯雷因觉得自己好像沉溺在了大海里,他自己就像海上的一叶泛舟,在大海的浪涛下无助的漂泊,又上又下,只能紧紧的抓紧那唯一的救命稻草,紧紧的攀着伊奈帆。

“嗯……”伊奈帆就这样释放在了斯雷因的体内,炽热的温度烫得斯雷因刚也释放过的身体又一阵颤抖。
更衣室里只剩下一阵喘息声,各自都在平复着急促的呼吸。
一时安静。
伊奈帆手环着斯雷因的背,有光从拉上的窗帘上映出来,撒在了斯雷因埋在伊奈帆肩上的头上,浅金黄色的头发由此而渡上一层光晕。
伊奈帆望着良久,突然开口。
“斯雷因,我们再来一次吧。”



结束了拍戏的雪姐走在安静的过道上。
“啊啊,真是的,伊奈帆去哪了呢?明明刚才还看见他拉着斯雷因往这边走的。”
“嗯……轻点……”
“(⊙_⊙)”雪姐望着远方疑似声音传来源的更衣室的大门,有些呆愣。
这这这……好像是斯雷因的声音!!
怔愣好久,雪姐淡定的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
哎呀哎呀,看来用不了多久我就有弟媳了,年轻人就是着急←_←
啊咧,刚刚艾瑟伊拉姆好像在找伊奈帆啊。真是的,我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在哪嘛= ̄ω ̄=
经过通道大门时,雪姐默默的把正在维修的牌子挂在了大门处,然后满意的离开。




——————FIN——————

很好,处女肉就此完结= ̄ω ̄=
感谢各位看官的宽容大度看我的文。
话说,我在码字的时候就一直在问自己
——#论第一次就这种姿势真的好吗#
——#论在伟大的国庆节时前后撸了两章肉文真的好吗#
——#论我的节操碎的还彻底但写了肉文好欢乐#

评论(15)
热度(54)

© 檀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