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鳶

爱胡思乱想。

亏欠(下)

没想到上篇第二天就被屏蔽了= =

于是我默默的删了上篇其中三个字(分别为第十八个英文字母还有后面跟着的18),最终上篇被解除屏蔽了。——多么坑爹!

于是今天我来履行我的诺言了。

虽然最后我又超数字了。

炖肉技术很烂,如果不介意,请:

上篇地址:《亏欠》(上)


——————————————————

(四)

“衣服我放这里,你身后的那个红色按钮按下后就会有热水。”伊奈帆指了指斯雷因身后热水器上的按钮。

“请等一下。”斯雷因连忙叫住刚想转身的伊奈帆,看着对方同样湿淋淋的头发跟衣服,“要不你先洗吧,等下着凉了就麻烦了,毕竟是军人。”

“不用。”伊奈帆摇了摇头。

“可是……”斯雷因迟疑了一下,明显还想继续坚持。

伊奈帆沉默了一会儿,反手就关上了浴室的门,在斯雷因疑惑的眼神中,冷静地回答:“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洗吧。”

“……欸……?!”上挑的猫眼因为诧异而睁大了些许,显得有些可爱。

“既然我们两个都无法退让的话,就只能寻找一个折中的方法,不是吗?”说着,伊奈帆停下解到第二颗的纽扣,抬头看向斯雷因:“还是说,你不敢?”

“激将法?”斯雷因眯起眼歪头看着伊奈帆,“未免太过明显了。”

“激将法重在一个激字的效果,明不明显并不重要。”伊奈帆大方承认,手上继续接着衬衣上的纽扣。

斯雷因盯着伊奈帆良久后,扭头轻哼一声,也开始动手脱起自己的上衣。而这时伊奈帆却抬起头看向斯雷因,没有了衣服的阻挡,对方身上交错复杂的伤痕就暴露了出来,伊奈帆手中的动作一顿,复又继续脱着上衣,等到将上衣脱去后,伊奈帆却没有继续脱衣服,而是向斯雷因走去。

听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斯雷因蓦地停下刚碰到裤子的手,抬头看向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赤露着上半身的伊奈帆,莫名的紧张起来。

他静静地瞪着对方走近,然后将手伸向他的后方,拿起挂在墙上的莲蓬头,打开热水器,直到伊奈帆拿着莲蓬头远离他后,斯雷因一直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同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瞬斯雷因又僵住了,只因伊奈帆直接举起那莲蓬头,将上面源源不断流出的热水转移到斯雷因身上。

伊奈帆在帮他洗澡。——这个认知让斯雷因的大脑瞬间当机。斯雷因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有些冰凉的身体在热水的冲刷下逐渐温暖起来,感觉到随着热水而升腾起来的一股热气拂过他的脸,和着伊奈帆身上好闻的清香,让他觉得脑袋有些发昏。感觉到伊奈帆的手随着热水一起抚过他的肩,而后往下,似是不经意擦过某些敏感点,惹得斯雷因下意识一缩。

斯雷因不知道是不是伊奈帆将水开得太烫了,他只觉得全身热得要命,特别是被伊奈帆碰过的地方,有一种火辣辣的酥麻感。

正当斯雷因实在受不了想阻止伊奈帆的动作时,他却突然叫他闭上眼睛,随即温热的水流就从头上落下,斯雷因下意识就闭上了眼。

肉要偷偷来(戳我。)



(五)

等全部收拾完躺在床上时,斯雷因整个人已经即将睡过去。感受到身旁那熟悉的气息,他伸手揽住对方的腰,头轻轻的蹭着对方的肩膀,迷迷糊糊间,他模模糊糊说了一句话。

“对不起。”

伊奈帆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随后低叹了一声:“斯雷因,其实你并没有欠我什么。”

从到头尾,欠的人一直都是他。是他没有在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拉住他,任凭他坠入深海,任凭他在黑暗中挣扎。所以后来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他该得的,那是他欠下的债。并且,为此,他愿意用剩下的所有时间去偿还。

伊奈帆轻轻地吻上斯雷因的额头,眉眼间,尽显温柔。

斯雷因,我们都在亏欠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别太快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

——《匆匆那年》


——————————————end————————————

于是这文最后就完结了!

至此,我最终发现了我是如此啰嗦的一个人。

预计两三千的文最后被我写到了接近一万= =

这是我炖过的最长的肉了,我发誓。(因为我只炖过两篇)

 @Hoshino yutaka 

 @冬夏天 

 @风凌如月。 

 @shizuha_93 

我应该没艾特错吧?

评论(6)
热度(33)

© 檀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