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鳶

爱胡思乱想。

希望(奈因治愈向)

战后一年设定,地球胜利,公主嫁人,斯雷因昏迷不醒,伊奈帆照顾斯雷因。

其实说是原著设定,但是还是有很多bug 与瞎编的存在。

绝对治愈向。

我只是在为大结局积累糖分。= =

 @Ritsu 

---------------------------------------------------------------------------


 

(一)

日本,新芦原市。

伊奈帆安静地看着大屏幕上已嫁作人妇的薇瑟帝国的新王,战争的洗礼让这个曾经天真的女孩成熟起来,去承担起一国之王的职责。

战争带来了毁灭,同时也带来了新生。历史从来没有停下过脚步。四年前,这场地球与火星的战斗以一个导弹开始于新芦原市,三年后,他以地球惨胜的局面结束于新芦原市,也算得上是有始有终。

街上有去上班的人,也有背着书包的学生,这是在战争时期难得看到的宁静平和,美好得仿佛那三年几乎没有希望的斗争只是一场虚幻的噩梦。但伊奈帆知道那并不是一场梦,很多时候伊奈帆都在想,如果当初没有那个叫做斯雷因·特洛耶特的少年,是不是也就不存在现在的平静了?至少不会只有三年就让战争结束。

人们记忆着,歌颂者那些在战争中付出巨大的人,却没有人记着这个一直在夹缝中生存的少年。他用他的坚强背负着痛苦,用他瘦弱的躯体拯救了无数人。为此,他在黑暗中苦苦挣扎。

可是,没人懂。

伊奈帆抬头望向天空,干净得一丝白云都没有,与那天的几乎一模一样。

伊奈帆记得,就在这场战争结束的那一天,就在他脚下踩着的这片土地,他抱着那个身体越来越冰冷的少年,他的血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他看着他,碧绿色的眼睛像是这世上最美的景色。

“伊…奈帆……,我……”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叫他,却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

伊奈帆仔细听着少年逐渐弱下去的声音,静静看着他慢慢黯淡下去的眼眸,沉默着,神情难辨。

良久,他将头轻轻埋在他的肩头。鼻间满满的,全是铁锈味,意外的令人觉得冰冷。

伊奈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听着耳边那清晰而又微弱的脉搏跳动,一下一下,安定人心。

 

 

伊奈帆仔细打量着手中的项链,阳光下闪烁着银色的光泽。

“…斯雷因……”伊奈帆缓缓念出声,种种情绪,揉碎在唇齿间。

微风拂过,撩起那柔顺的发丝。未被眼罩遮住的另一只眼中明明暗暗。

 

那时候,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

斯雷因·特洛耶特。

 

 

(二)

伊奈帆轻轻转动门把手,一如既往只有机器的滴滴声,安静得令人压抑。

伊奈帆慢慢走近床上那个已经沉睡了将近一年的人,他睡得特别安稳,眉眼一笔一画仿若天使般安静圣洁。伊奈帆弯下腰凑近看着斯雷因,额头,眉头,眼睛,睫毛,鼻子,嘴巴,下巴,伊奈帆觉得斯雷因一定给他下了什么药,要不然为什么每次看见这个人他都会失控。

一年前他将他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他可以告诉自己是因为这个人在最后帮助了自己。在对方脱离危险后将他带回家照顾,他可以告诉自己是因为这个人毕竟是自己救回来的,他不能半途扔下他。那么,这一年来每天不曾停下的照顾,对方每次出问题时他的担心,看不见时的想念,看着对方时的安心。这些,又算什么?

伊奈帆伸手轻轻摩挲着斯雷因的脸颊,良久,轻叹一声,低头珍重地吻上斯雷因的额发,柔顺的黑发随着他的动作拂过那金色的发丝,片刻的交缠。

 

伊奈帆,承认吧。

这个人,你放不下。

 

(三)

斯雷因是在一天早晨醒来的。

沉睡一年的脑袋还有些迟钝,斯雷因怔怔地盯着陌生的天花板还没反应过来。

……他……没死吗?

当时那种无力与冰冷好像还没散去,却又似已隔了半个世纪那般遥远虚无。

斯雷因缓缓打量起四周,房间里并没有任何能显示时间的东西,将他安置在这里的人似乎知道他随时都会醒来,很体贴地将窗帘拉上,却在边缘处留下间隙,使光线能从那间隙中照进来而不会照到他,足够明亮却不刺眼。

刚醒来的身体并没有多少力气,斯雷因不打算强求自己起来。他转头看向窗户,透过窗帘勉强能看见外面的景色。

这里……是地球吧……

战争……地球胜利了啊……那公主的愿望应该实现了吧……

还有……

斯雷因脑海中闪过一个冷静的身影,怔愣片刻,抬手挡住眼睛。那时候在昏过去前自己最后见到的是他,是他救了自己吗?不可能吧……

隐约间,斯雷因好像听见了些响动,他拿开手臂望过去,不期然撞上了一双暗红色的眼睛。

 

(四)

“公主……她…幸福吗?”斯雷因坐在轮椅上,面向着阳台,握着手中伊奈帆递给他的一杯水。

“嗯。”伊奈帆应了一声。

“那就好。”斯雷因笑了笑,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

真好,那个他一直守护的女孩子终于得到了幸福。

他抬头望向天空,静默半响,道:“她是我的太阳。”

伊奈帆站在斯雷因的身旁,随着他的视线眯眼看向天空中那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圆团。

太阳吗?

尽管能带来光明,却永远都无法靠近,即便靠近了,也会因为承受不了那灼热的温度而灭亡。

“向日葵。”

“什么?”斯雷因转头看向伊奈帆。

“只有向日葵才会一直围绕着太阳转,至死方休。即便是地球,在围绕着太阳转的同时也在自转。你不是地球更不是向日葵。”伊奈帆对上斯雷因的眼睛,“你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你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你不是向日葵,不需要依赖着太阳存活。

斯雷因瞳孔骤缩,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

按照以前,他必定是在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就立刻举起手枪对着他,然而事实却是本该是敌人的他们此刻正在平静地交谈着,并且,对方貌似有劝说自己的嫌疑。

斯雷因笑了笑,不自在地移开视线。身旁这个人难得的带有侵略性的眼神让他莫名觉得心慌,他掩饰性地喝了口手中的水,生硬地转移话题:“你似乎很笃定我一定会醒来?”

毕竟就这样照料了他一年。

伊奈帆好心地移开目光:“我并不确定。”

斯雷因惊讶的看回来。

“尽管每星期我都会收到你的体检报告,并且报告显示你的身体状况在逐渐好转。”伊奈帆弯腰抽走斯雷因手中的杯子,“但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不可能百分之百是一定的,即使是解一道题,也会有出错的可能。人命太过脆弱,任何一个重击都会有致命的可能。”伊奈帆将重新填上一些温开水的杯子塞回斯雷因的手中,“但人可以有希望,我希望你醒来,那么我就有那个动力与信心。”

下意识地握紧手中的杯子,斯雷因有些迷茫。这个人刚才说什么?他希望自己醒来……

“…为什么?”斯雷因不由地问出声。

“为什么?”伊奈帆转身面对着斯雷因。弯下腰将双手放在轮椅两边的扶手上,这个姿势看起来像是将斯雷因整个环在怀中,“这却是我想问你的。那天在新芦原市你究竟想对我说什么?”

“怎、怎么突然这么问?”斯雷因眼神不由闪躲起来。

“那我们换个问题。”伊奈帆语气平淡,然而身体却更加逼近斯雷因,紧盯着他碧绿色的眼眸,“斯雷因,艾瑟依拉姆是你的太阳,那我是你的什么?”

骤然靠近的气息让斯雷因紧张起来,他下意思地将手中的水杯握得更紧,然而伊奈帆眼中的认真却让斯雷因怎么也移不开目光。

这个人问他——那天在新芦原市你究竟想对我说什么。

他喊他的名字——斯雷因,艾瑟依拉姆是你的太阳,那我是你的什么?

字字扣心。

那时候他究竟想对他说什么啊……

其实他也不知道。

当时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却因为完成了公主的心愿,他并没有多大遗憾。然而这一切却在这个人出现在自己视线中后全然崩塌。种种复杂的情绪瞬间将他淹没,他突然觉得很难过。在那一刻,他忍不住喊了他的名字。

现在仔细想想,或许那时候,他产生了……不舍……

斯雷因垂下眼眸,拇指不自觉的轻轻摩挲着杯口。

其实在昏迷的那段日子里,他并不是完全没有知觉。一开始,他的意识是清醒的,却并不能感觉到外面的事物,他想睁开眼,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他不断挣扎着,然而死寂与孤独一直在吞食着他,直到后来,他开始慢慢能感受到外面的动静了,他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照顾他,他开始渴望对方每一次的到来。

有时候他会在想:会不会明天他就不来了。这个想法一度让他觉得恐惧,然而对方却从没有让他的恐惧成真过。他每天都会来,一天都没落下过。很大程度上说,是他给了自己活下去的动力。

然后现在,他问他,他是他的什么。

倘若一年前,他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话,那么一年后的今天,他却是很想告诉他。只是……那大概是无法成真的吧。

“伊奈帆……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个问题?”沉默片刻,斯雷因也认真的看向伊奈帆。

——其实如果可以,还是想告诉你,只要你愿意听。

“为什么啊……”伊奈帆停顿片刻,突然低笑一声,“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如果我说,我放不下你呢?

斯雷因呼吸一顿,好一会儿,才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一年前的我与现在的我,一直想对你说的一句话。”碧绿色的眼眸鼓起勇气直视那暗红色的眸子,一字一句无比认真:“艾瑟依拉姆小姐是我的太阳,而你,是我的希望。”

人命脆弱,但人可以有希望。人一旦有了希望,就会有动力与信心。

而你是我的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好,扯淡完毕。

评论(6)
热度(65)

© 檀鳶 | Powered by LOFTER